“龙腾小说”最新网址:https://pc.ltxs520.org,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龙腾小说 > 辣文肉文 > 落花随风轻扬:堕落的高知人妻 > 第六章

第六章(1 / 2)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好书推荐: 催乳师 清纯校花的被肏日常 与姐共母 林冉儿和老乞丐 骚妻回忆录 与雪之下雪乃的青春淫欲试炼物语 校花女友是黑人学伴 肏翻小仙女 转职调教师后过上纵欲人生 娇妻那些年的爱与欲

最终老陈还是什么干货都没有透露,几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就回去了。『地址发布邮箱 ltxsba @ gmail.com』

孙泽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看着在厨房里收拾的陆晓敏,脸上仿佛能滴下水。

如果说在南京是她喝多了,被老陈占了便宜,那么只能自认倒霉,一个成年人在外不注意自己的行为,给了别人可乘之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有什么后果,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责任总是逃脱不掉。

可是今天呢?这是在自己家!在自己家里被别人猥亵,只是象征性的反抗几下?然后就听之任之了?如果当时真的是自己的车被蹭了,肯定免不了与对方协商,联系保险公司定损等一系列事情,那么等他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又是一副什么样的场景?

孙泽不敢再想下去,可是又止不住的继续想象:

等老陈玩够了陆晓敏的奶子,把她压在茶几上,撩起裙子扯开内裤,硕大的龟头顶开陆晓敏紧致滑嫩的小逼,粗大的肉棒用力的贯穿到底,一下一下用力的操着陆晓敏,而陆晓敏则是眼涣散,嘴里不生音调的呻吟着,嘴角流出的口水顺着下巴流到奶子上,再被老陈的手掌和着汗水一起抓揉。

脑海中异常清晰的画面让孙泽欲罢不能,似乎自己是一个隐身的幽灵,目光透过虚无的时空,360 度毫无死角的看着正在苟合的两人,刚刚已经软化的小鸡巴又重新勃起,在裤裆里一颤一颤,终于在自己的意淫中喷发出来。

眼前清晰的画面渐渐地模糊,并且越来越远,里面正在卖力耸动的身影却忽然抬起头盯着孙泽的眼睛,每抽插一次都会嘶吼一声,那吼声在孙泽的脑海中回荡的却是两个字:

「废物!」

孙泽怒不可遏,抓起面前的杯子狠命的潮那个模糊的面容摔了过去,杯子穿过透明的空气,撞击在对面的墙上,破碎成渣。

厨房里的陆晓敏被玻璃碎裂的声音惊动,探出身看着眼睛血红,喘气如牛的孙泽,各种委屈压抑的情绪喷薄而出:

「你发什么疯?!有本事别被人拿捏啊?只会窝里横!」孙泽盯着陆晓敏的眼睛,后槽牙几乎咬碎,最后梗着脖子上的青筋挤出一句,「他陈登峰还拿捏不住我,大不了鱼死网破,走着瞧!」陆晓敏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有些疯狂的孙泽,恍然如梦。这样的孙泽还是她第一次看见,一直以来,他都是冷静睿智,虽然有时候激情澎湃,锐意进取,可那是阳光的孙泽,时而温暖,时而炽热,而不是现在仿若火山爆发,烈焰迸射的模样。

这个有些陌生的孙泽却让陆晓敏莫名的有些心安。

孙泽洗完澡就就一个人睡去了,可是陆晓敏却睡意全无。

她蜷缩着坐在沙发上,双手抱着小腿,下巴放在膝盖上,仿若黑暗中的幽灵。

在她印象中的孙泽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人。其实在孙泽的内心深处,是非常骄傲的,那是刻在骨子里的性格。最近因为融资的事情。老陈的事情,孙泽看上去非常的焦虑与卑微,开始陆晓敏还以为那个骄傲的孙泽已经被社会的熔炉湮灭,只剩下了一个随波逐流的商人,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反而是陈登峰,她一直以来都觉得这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并且从来也没有看透过。一直以来陈登峰都是以一个温厚长者的形象出现。南京那天的晚上,就算她再怎么劝慰自己,可是那些零星的记忆都在昭示着自己被猥亵的事实,可她只是觉得无非就是男人的动物本能发作了而已,并没有觉得是太大的事情。

更何况老陈是孙泽的大股东,孙泽公司里还有很多事务要仰仗他的帮助,所以她没有去追究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那张照片却让她难以释怀。

陈登峰为什么要拍那样的一张照片,并且还发给孙泽?从正常人的思维去展开,猥亵了别人的老婆,还发照片给老公,这简直是丧心病狂。老陈的动机她想不明白,可是更让她愤怒的还是孙泽。

如果不是孙泽的出轨,那天自己也不会借酒消愁,自然也不会被人乘机占了便宜,孙泽这个王八蛋!

还有今天,如果不是为了孙泽,陆晓敏几乎就要鱼死网破了……不对,自己放弃抵抗是为了孙泽的公司吗?好像又不是,那么是从什么时候放弃抵抗的?

陆晓敏焦躁的抓了抓头发,才刚发生不到两个小时的事情居然已经忘记了,让她有些发狂。

我为什么会放弃抵抗,任由老陈轻薄?陆晓敏相信孙泽是骄傲的,不会任人宰割,终究会做些什么,可是自己呢?难道自己就是一团烂泥任人践踏?这绝不可能,也决不允许!

陈登峰趁着她看到照片,心冲击的间隙伸出肮脏的手,放肆的玩弄着她的奶子,可是当时她分明已经恼羞成怒,奋力抵抗了,那为什么还几乎被她脱光了上衣玩弄呢?

当时发生了什么……是老陈的一句话!肯定不是融资!那张照片,孙泽看到了那张照片,他却在自己面前没有任何反应!

如果在自己这边是因为NTR 心理作祟,那么他和老陈之间又发生了什么?前段时间她故意的露出去刺激孙泽,得出的结论是孙泽有贼心没贼胆,可那已经是南京之后的事情,当时的孙泽应该是更没有贼胆才对,可是为什么他还推波助澜?

陆晓敏有些悲哀的得出一个看上去符合逻辑的结论,也许那个时候,孙泽就已经意识到老陈有可能退股,一方面满足了他那卑劣的欲望,另一方面是否还存在着把自己当做筹码,放在了他和陈登峰博弈的台面上?

陆晓敏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可是又不相信孙泽会把自己当成前进的工具,一时间陷入了自我矛盾与恐慌当中,无法自拔。

她突然想抽烟。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抽烟,明明对健康不好,气味又难闻,可是现在,她却无法抑制的想要抽一支烟。

她自己肯定是没有的,但是孙泽的烟和打火机就放在茶几上。陆晓敏打开那盒只剩三四支烟的细中华,抽出一支含在唇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橘红色的火苗在她眼前摇曳,她凑上前去,用力的吸了一口,一股辛辣的感觉充塞胸腹,刺激的她一阵剧烈咳嗽,终于平复下来的时候,才发现鼻涕眼泪布满脸颊。

然后再轻轻的吸一小口,缓缓的送进肺泡,一种带着眩晕的飘飘然的感觉,让她仿佛身在云端。她感觉自己在飘,身体飘了起来,思绪了飘了起来。

自己是什么时候放弃抵抗的?哦,是说到照片的时候,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老陈滚烫的胸膛贴在陆晓敏的背上,隔着两件薄薄的夏装,陆晓敏清晰的感觉到那炽热的温度。老陈的下巴贴着她的肩膀,嘴唇在她的耳垂上轻吻,双手却从宽松的领口伸进去,连带着轻薄的胸罩一起用力的玩弄着她的奶子,老陈的手很用力,抓的她的奶子有点刺痛,可是除了一开始的羞怒,陆晓敏似乎并不讨厌这种粗暴的玩弄。

因为她的心跳在加速,身体在慢慢的变软,檀口微微开合,开始喘出淫靡的气息。老陈不满足于隔着胸罩玩弄,扣住两侧胸罩上沿用力的压下去,薄薄的胸罩像绳子一样勒在她小巧的奶子下面,玲珑的奶子被紧紧的勒住,努力的向上突起,到达了一种从来没有的高度。

粉色的奶头在老陈的指尖下颤动,得到的却不是温柔的回应,老陈几乎是掐着她的奶头,用力的捻,奶头几乎被他挤扁成纸一样薄,可是老陈并不满足,手指紧紧的捏住她的奶头,似乎嫌弃奶子太小,用力的向上拉起,两个奶头像皮筋一样连带着乳肉被扯成一长条,陆晓敏感觉到自己的奶子要被他扯断了,可是却倔强的一言不发,任他蹂躏。

揉搓撕扯似乎仍不满足,老陈用手指加着她的奶头,用力的拧,她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奶头可以像麻花一样,被拧两圈,还是三圈?

可是柔韧的肩带随着老陈粗暴的动作,不停的把胸罩扯上来,越过小奶子遮住奶头,让老陈很气恼,他把肩带两边分开,顺着胳膊捋下去,一只捋到臂弯,连带着胸罩一起扯到奶子下面,不让胸罩作乱。

柔韧的胸罩仿佛一个绳索,紧紧的束缚住陆晓敏,随着老陈尽情的享用她的奶子,身体越来越软,深处居然腾起不可名状的快感,如波涛一样汹涌滚来。

陆晓敏几乎是瘫在老陈的怀里,甚至开始随着老陈的动作,微微的挺起胸,让奶子去迎合老陈的手。

强烈的刺痛让她的喉咙发出呻吟,可听到耳中却带着娇媚的诱惑,老陈终于玩够了她的奶子,手继续向下,在碰到肚脐时候,外面传来了对话的声音:

「孙先生,你刚上来呀。」

「嗯,刚才出去买了一包烟。」

孙泽回来了,陆晓敏猛地惊醒,仿佛所有的力气又回来了,抓着胸罩急切的套上去,却把老陈一只手一起盖住,可是老陈却并不惊慌,手还在胸罩里面揉捏她的奶头,另只手按住她的肩膀让她无法起身,还不慌不忙的转过头,看着门口的方向。

陆晓敏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她用力的去掐老陈的胳膊,可是老陈却用指甲紧紧的掐她的奶头,两个人仿佛是在角力,谁也不肯放手,终于,老陈按着他肩膀的手滑了下去,胸罩里的手掐着她的奶头向外抽,她感觉到奶头钻心的刺痛,终于在老陈紧紧的指甲缝里抽离出来,随着奶头的回弹,陆晓敏终于忍不住的叫出声来:

「哈~ ~ 啊~ ~ 」

这分明是一声淫荡的呻吟!

暗红的烟头在昏暗的客厅闪烁,终于燃烧到了尽头。更多小说 LTXSDZ.COM手指传来的炽热让陆晓敏回过来,在烟灰缸里熄灭。

如果孙泽没去买烟,早点回来的话,事情会怎么发展?

可是谁也无法回答没有发生的事情,基于不存在的条件引申出的任何结果都是虚妄。

陆晓敏拿起烟盒,她还想再抽一直,虽然嗓子已经火烧火燎,可是她还想抽。

王八蛋,不抽烟能死掉吗?不早点回来。

腹诽着孙泽的陆晓敏似乎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有些魔怔的看着烟盒里剩下的三支烟,孙泽回来的时候顺手把烟和打火机放在茶几上,然后老陈走之前就没抽,摔茶杯的时候手里有一支,然后去洗澡睡觉了,那么,他买的那一盒烟哪里去了?

他洗完澡是裹着浴巾出来的,衣服还在洗手间!

陆晓敏发疯似的冲进洗手间,孙泽的衣服就挂在门后,衣服口袋是空的。

这不可能,不可能,他肯定把烟顺手拿到卧室里了,只是我没看见,肯定是的。

陆晓敏稳了一下心,轻轻的打开卧室门,凑着手机屏幕的微光晃过床头柜,枕头边,甚至是放常用物品的抽屉,没有!

孙泽根本没去买烟!就算买了自己没发现,可是打火机怎么说?他不可能再买一个打火机,没有打火机他拿一盒烟干什么?他没买烟。

那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晓敏抬头看向玄关,穿衣镜仿佛是一道幽黑的门似乎要把她吞噬。

孙泽什么都看见了,可是他没进来。

陆晓敏如坠深渊。

==============================================

在晚上第一次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老陈说在南京的那天晚上就发给孙泽了,陆晓敏当时被唬住了,后来想想还是心里存疑。正常来讲,自己老婆喝的酩酊大醉的时候,一个男人进了她的房间,先不说做没做什么,单是进房间这一行为就足够翻脸了。然而老陈不但进了房间,还拍了自己的裸照发给了孙泽,可是孙泽既没有和老陈翻脸,也没有质问陆晓敏,仿佛事情不存在,哦,说没影响也是不对的,他居然在制造自己老婆和别人见面的机会。

如果说南京的那一次,是孙泽长久以来不能满足的NTR 心里作怪,让他做出了违背常理的选择,可是当陆晓敏知道他内心深处的想法后,故意的在他面前露出,他的反应虽然证明了确实有NTR 心理,可是后来的举动又昭示着他并没有实际去行动的准备,他断绝了陆晓敏在菜贩面前露出的机会,间接的拒绝了陆晓敏的后续行动,事实上陆晓敏也没打算继续下去。

可是今天呢?陆晓敏可以确定孙泽看见了,算算时间差不多就是老陈开始轻薄自己的时候,孙泽就应该到门口了,可是他为什么不进来?就在一门之隔,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人侵犯而无动于衷,这他妈的还是个男人吗?

说是无动于衷也并不确切,摔碎的茶杯,墙上的深坑,孙泽在内心是愤怒的,可是他没有制止,没有制止老陈轻薄自己,也没有制止自己的软弱。

如果当时孙泽进来了,该惊慌的应该是陈登峰。在别人家里猥亵女主人,这是妥妥的犯罪行为。如果事情闹大了,陈登峰毫无疑问会身败名裂,陆晓敏和孙泽也会陷入名声、舆论的漩涡,而孙泽的公司也有可能会因为陈登峰退股而陷入危机,看上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可是,这些能作为任凭别人猥亵自己老婆的理由吗?还有什么样的理由能大过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陆晓敏一直认为,就算孙泽有NTR 心理,可是行为上是有底线的,在这一刻,她彻底看不清孙泽了。

本来,陆晓敏已经打算,如果孙泽只是单纯的想要满足一下NTR 心理,陆晓敏是不介意做出一些出格的举动的,前提是孙泽恪守自己的底线,并不是真的让别人侵犯自己。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陆晓敏是十分羞耻的,长久以来的道德准则让她认为自己是个荡妇,可是为了孙泽她还是愿意尝试。然而在做出决定之后,内心反而多出了一些新的刺激,仿佛一直古井无波的欲望开始蠢蠢欲动,把这些作为夫妻生活的调味剂也还不错,陆晓敏甚至开始这样想。

可是陆晓敏接受不了把自己作为筹码摆上牌桌。她不能接受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操控,这样的人生甚至连妓女都不如。妓女可以选择自己什么时候接客什么时候休息,可是被当做筹码的女人是没有任何人格尊严的,就像一件物品,失去了人的属性。

孙泽真的可以把自己作为筹码摆上牌桌吗?

孙泽在责怪陆晓敏自己不检点,软弱不抵抗,给了陈登峰可乘之机;陆晓敏在责怪孙泽没有底线,把自己作为筹码,这是对自己的人格侮辱。

但是两个人都没有想过,如果当时自己的心思纯粹一点,行为勇敢一点,主动向前哪怕是一小步,结果就会截然不同。

==============================================

大运河依旧流水汤汤,永不停息,河边的柳树随着秋风,黄叶漫飞。

转眼间已经开学差不多一个月了,忙碌的开学季总算结束,新学期开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陈登峰的紧缩计划已经正式开始执行,已经有几个经营不善的公司正式收到了公函,老陈执行计划是坚决的,就算对方有盈利的可能,他还是坚决的把自己的股份退掉了,哪怕是有所亏损。

其他公司都在战战兢兢,在等着那不知什么时候落在自己脖子上的一刀。

孙泽不准备坐以待毙。正如陆晓敏的认知,他在骨子里是一个骄傲的人,他绝对不容许自己的命运把握在别人手中。既然陈登峰还没有正式通知,那么公司的各项业务依旧正常进行,并且比以前做的更好。

老陈那莫须有的退股通知还没到,反而先收到了孙泽的股份变动通知。孙泽在股东大会上正式通过了建立期权池的决议,从所有股东的股份中划分出20% 作为公司期权池,受益者是员工。

除了几个高管,下面的人员不知道上层的风起云涌,每个人都获得了既得利益,干劲十足,连带客户都知道了,合作也愈发的融洽。

股东会议之后,孙泽就开始了一系列的拜访之旅。拜访对象是首先是公司的几个小股东,首先表达对于近几年没有严格执行分红的歉意,然后抛出公司前景一片光明的大饼,最后是公司打算融资,看看各位是不是抓住这个机会,增加持股,以期未来获取更多的效益。

他在从侧面了解这些小股东能拿出多少钱,万一陈登峰真的退股了,按照比例自己要承担将近860 万的股权费用,而剩余的股东需要承担剩余的340 万。

结果不尽人意。他们手里并不是没有钱,身价上亿的也不是没有,可是所有人似乎都很保守,没有分红并不是很在乎,对于公司的前景也不能说没信心,可是在增加投资方面,所有人都表现出了不合常理的谨慎。

手里并不缺钱,对于公司的前景也很看好,可是为什么不愿意继续加大投入,孙泽不能理解。

从最后一家出来之后,把车开进运河边一片茂密的芦苇荡里,一连抽了大半包烟。

马上就要国庆放假了,他想在国庆之前拿到一点利好的消息,这样国庆之后就要正式开始融资计划了,可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家愿意继续拿钱出来继续融资,更别说到时候去吃掉陈登峰的原有股份了,估计到时候不乏某些人会跟着陈登峰的脚步落井下石,收款走人,到了那时候,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陆晓敏也在一直忙碌着学校的事务,但是工作之余还是在关注着孙泽的公司和陈登峰的动向。

陈登峰的绳索已经抛出去了,暂时还没套在孙泽的脖子上。而孙泽则是表现出了永不服输的勇气,开始积极的自救。虽然还没有什么好的结果,可是这样的孙泽却是陆晓敏所欣赏的。

虽然对于孙泽有诸多怨言,她还是在背后默默地支持着。

她知道孙泽已经几乎拜访了陈登峰以外所有的股东,而且没有任何结果,她依然知道,还有最后一家,而那一家也占了10% 的股份。这已经是孙泽最后的希望了。

陆晓敏决定帮助孙泽。作为同床共枕十年的妻子,她无法看着孙泽步步沦陷而置身事外。

陆晓敏的父母都是公务员,已经退休了,还有一个哥哥在部队,前途锦绣。

这样一个家庭自然是不缺钱的,可能明面上没有大富大贵,可是底蕴也不是一般的老百姓可比的。

地址发布邮箱:Ltxsba@gmail.com 发送任意邮件即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本站必读
新书推荐: 淫破苍天 奴隶夫妻 淫欲扭曲的校园生活 末世:我选择做一个恶人 冷母柔姐 异地夫妻 喜欢带绿帽的男友 绝色女友给我的绿帽回忆录(NTR&&绿帽) 学霸 美女总裁的绿帽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