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最新网址:https://pc.ltxs520.org,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龙腾小说 > 辣文肉文 > 夜昙昼颜 > 第十一章 纯白与绯红

第十一章 纯白与绯红(1 / 2)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好书推荐: 蹂躏女刑警番外之童党 落花随风轻扬:堕落的高知人妻 催乳师 清纯校花的被肏日常 与姐共母 林冉儿和老乞丐 骚妻回忆录 与雪之下雪乃的青春淫欲试炼物语 校花女友是黑人学伴 肏翻小仙女

夜快深了,立伟将两个孩子哄会各自的房间,自己也无心在书房里独处了,便自己推着轮椅,回到了卧室。『地址发布页邮箱: ltxsba @ gmail.com 』

刚刚打开门,只见屋里床头,灯火阑珊,而舒昙并没有入睡,一个人静静靠在床头,翻弄着手机。

她看到立伟缓缓开门,推轮椅进来,视线也慢慢从手机上转到立伟身上,就像是在等着立伟回来的样子。

立伟也对上了舒昙的眼,默默看着舒昙。昏黄灯光掩映下,洗过澡换好睡衣准备入睡的她,面容已经被洗得毫无雕饰,眼却显得异常清澈透亮,披散着乌黑长发,完全是一副恬淡娴静的姿态,身上是一件淡黄色的半袖冰丝睡衣,夏季款的轻薄睡衣,宽松柔滑的缎面材质极其贴肤,V领提花样式衬托着颈下银光闪闪的项链,项链周围的胸口肌肤更是雪白柔滑。

下身裙摆到膝,从中抽出两只笔直白嫩的小腿,随性的交叠在床上,两只足弓如月牙般的双脚也娇俏的相互勾叠在一起。

她的双眸清澈却若有所思,这眼似乎告诉他,她此刻还没睡就是为了在等他,等他做什么呢?

“回来了~”舒昙整了整睡衣的前襟,很自然的说到。

立伟眼中终于又得以目睹舒昙这件淡黄色的睡衣,自己老婆这不经意的动作,却让立伟忽然有了一丝感概,自己住院这段时间,都是老婆晚上陪着自己,为了及时照顾自己,她每天晚上几乎都是衣不解带,何曾见过她像现在这样舒舒服服的卧在自家床上穿着睡衣……

他忍不住感概说到,“在医院陪了我这么多晚,真的多亏了你了!终于可以让你在家睡个安稳觉了~”

“是啊,很多天没有睡过家里的床了~”她慵懒的从冰丝半袖中伸出雪白的手臂,金色的轮廓直晃人眼,轻轻打了个哈欠,唧唧说到,“哎~不过明天,我就要销假上班了~”

立伟由衷说到,“昙儿,这段时间里,家里就你一个人上班,你真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了~“

舒昙轻盈的笑了笑,““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我白天不在家,他们两个熊孩子能不能照顾好你!紫菡做的饭……呃……中午你怎么办?”

“放心吧!我只是不能行走而已,但在家里,手头上也方便,我可以照顾自己的!”

舒昙还是忍不住叮嘱道,“遇到勉强的事,别硬来,让他们去干,你在后面指导就行了,记住了吗?”

“记住了,你放心吧~”

立伟痛快的应和着,也慢慢的凭着自己将轮椅摇到床边,在医院的那几天,他已经能凭借着自己的那条好腿,把自己的石膏腿拖到床上,如今,家里的床也难不倒自己,他将自己拖到床上,调了调姿态,也靠在了床头。而这全程,都在舒昙的关心注视之下。

夫妻二人终于又同时睡在了家里的床上,一起肩并肩,靠在了床头。

舒昙见立伟已经坐定了,忽然伸来一只藕白玉臂,挡在了立伟的面前,随性的说到,“来,给我解开~”

解开?解开什么?

立伟心中忽然激动,眼不自主的绕过舒昙的手臂,看向了舒昙领口的雪白胸肉……

“欸!眼往哪看呢?”舒昙却不好意思的遮了遮胸,在立伟面前傲娇起来。

“是我手腕上的这个啊!给我解开!”

立伟回过眼,往手腕上一看,哦!原来是右手手腕上的白色棉纱绷带!

里面的伤口,拆线很多天了,伤口也该愈合了。

明天就要上班了,总包裹着它,确实也不合适。

立伟扶着这只柔荑嫩手,从舒昙手里接过医用剪刀,慢慢将手腕处的白色绷带与纱棉剪开,夹缝中露出了比原本的皮肤更加苍白的肉色。

棉纱缓缓揭开,那道疤痕也渐渐凸显出来,微斜出一个角度横亘在手腕上,像是一条红色的小蜈蚣在手腕上蜿蜒着。

“还疼么?”立伟看着心疼,禁不住问道。

“不疼了,就是略微有点痒~”舒昙轻轻抚摸着这道疤,回答完之后,就低头默默无语了。

原来白皙得能够看到血管颜色的纤细手腕,让立伟都舍不得大力揉捏的剔透手腕,如今却变得如此面目狰狞,对比起来,让人不胜唏嘘。

哎~立伟只是自己内心叹息着,他不敢看舒昙的表情,也不愿在舒昙面前流露惋惜之情,毕竟,情绪会传染,特别是夫妻之间交心的时候。

可毕竟是疤痕体质,以后如果养护得当,能让这条疤痕不再扩散和凸肿就不容易了!

他不禁又看了看舒昙左手手背上那两个红色凸点,那是她小时候被蛇咬伤后留下的,而小腿内侧上的那道疤痕是有一年自驾游爬山时受伤留下的,如今,轻轻抚摸着右手手腕上又有一道蜿蜒4公分的红色疤痕,这道疤痕也要伴随舒昙终身了。

每一道疤痕的背后,都有一段让自己苦痛的故事,即便是总想将这些痛苦的回忆忘记,但暗红的颜色,阴雨天隐隐的瘙痒,这些难以抹去的视觉和感觉,总会提醒着舒昙的内心,让这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一直刻骨铭心……

同样刻骨铭心的还有立伟,舒昙腿上的那道疤,虽然长度和面积更大些,毕竟是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留下的,他仍清楚的记得,当时他拼命拥抱着失足的舒昙滚落陡坡……日后看到这道疤,回忆起来虽然惋惜,但心里还是暖暖的。

而这道手腕上新生的疤痕,却是由别的男人在舒昙身上留下的,并且位置更显眼,原因也更离谱!心酸无比!这事放到哪个男人眼前,也不会继续装作无动于衷!

他终于还是耐不住心里的憋屈,叹息一声,“哎~先试一试成分温和的护肤霜吧,慢慢调理,会慢慢好起来的~”立伟也在由衷安慰的舒昙。

“你不用安慰我,我腿上又不是没有经历过,我知道我……”她说着说着又慢慢吞声不言了,轻舒一口气,改了一副语调,又低头默默说到,“我倒是希望,你以后看见它,不要往心里去~”

“我不在乎啊~护腕,腕带,遮瑕膏,都可以的,再不行我们就试一试激光刀……”立伟一股脑儿的说着,有点欲盖弥彰。

哎~你还是在乎……舒昙在心间暗暗自语着。

都说女人小心眼,其实男人也有小心眼的时候,只是未触及到他们的伤心处罢了。当然了,自己的男人,肯为了自己而耿耿于怀,不愿释然,这还是让她感受到一丝爱意的。

要想办法弥补这个还在惋惜自己的男人,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他都值得自己更好的爱他……她的想法直接而纯粹。

她忽然拿起床头柜上早就放好的护理霜,放到立伟面前。

“来,等你很久了,你来吧!本来我洗完后就可以自己来的~今晚就交给你了~”

“让我来?”立伟好的问着,以前总是舒昙亲自在手脚和疤痕上涂抹,没有让他搭过手。

“你不是不在乎嘛~那从今往后,每天晚上,这,这,还有这,全让你来~”舒昙指了指自己身上的三处痕迹,脸上送给立伟一个爽朗的微笑。

呵呵~立伟也苦笑一声,都是从医的,自然相互心照不宣。系统脱敏疗法,说简单点,越是新鲜出现的事务,越会让人感到敏感,接触的时间和次数长了,反而就觉得麻木无所谓了。

“两个亲女儿和一个干女儿,以后你这个当爸爸的可要把她们照顾好了~”舒昙随性的做了一个很暧昧的比喻,也是在床第间和立伟开着玩笑,缓和着床上一直尴尬的氛围。

女儿?立伟看着舒昙恍惚间灿若朝霞的脸,心间忽然悸动了一下,这个只会出现在爱人床第上的比喻,甚至比女人贴面撒娇还要让男人心痒!

痒痒的心也顷刻间耐不住,这让他心里泛起阵阵涟漪,咯咯的都笑颤了身体。

自己的女人很会安慰自己,他边笑边颤的接过舒昙手里的护理霜,靠在床头静坐着,等着舒昙把自己的“女儿”凑到自己面前,让自己一个一个用心的抚摸呵护。

“先从小腿开始吧~”舒昙边说边蜷起左腿的小腿,随即调整了一下坐姿,将一只玉雕般的玲珑小脚伸在了立伟的大腿上,轻轻绷着脚背,时不时扭一扭脚踝,等着被伺候。

“你什么时候这么调皮了?”也不知道立伟是对这只小脚说的,还是说给舒昙听的。

丰腴的脚背上光滑细腻,看不到青筋的暴起,却能透过如脂的肌肤看到皮下青色的血管,五个脚趾圆润饱满,指缝之间也没有死皮角质,皮肤细密得看不到汗毛孔,晶莹透亮的脚指甲上竟然也点缀着淡淡的月牙白……整只脚真是所谓玲珑剔透,惹人怜惜!

他禁不住闲住一只手,在足弓如月的脚背上温柔抚摸着,清凉柔润的感觉就如同抚摸到了白月光!似乎让他忘了他该呵护的地方其实在脚踝上方的小腿内侧。

舒昙被立伟摸得痒痒的,不禁绷直脚背,更快的扭着脚踝,轻轻嘤咛了一声,“唔~快点吧!人家明天还要上班呢!”

“哦哦哦!对!”立伟不敢再耽误舒昙休息的时间,用手指蘸起护理霜,顿时又感觉凉凉的,滑滑的,自己周围已经满是茶花的清香,还让他不禁凑到鼻尖闻了闻……

“哼!真没出息!快!”舒昙娇俏的嘲笑着。

立伟憨笑一声,轻轻摆正舒昙左腿脚踝上方的小腿内侧,看着那道又细又长的暗红色疤痕,让时光仿佛如昨。

只是,舒昙十几年不间断的夜夜精心养护,这条疤痕并没有明显的凸起和外扩,反而在疤痕上似乎形成了一层如皮肤般光泽的细密角质层,红色的疤痕就像是结晶了一般,在黄色灯光下竟然会反射出艳红色的光芒!就如同戴在脚踝上一条红色水晶脚链!

好?除了形状不是很美观之外,却有一种出的异样美感!这确实是意外的发现!

以往舒昙自己敷抹时,由于自身角度的原因,可能无法迎着光线看到,而今天,立伟却看了个真真切切!

“老婆,你这十几年是不是没换过护理霜啊?”

“就一直用医院配好的那款啊~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发现你养护得很不错!”

立伟默默用手指精心敷抹着……这道疤痕的表面摸起来确实已经很光滑平整了,柔软的手感几乎快要摸不到痕迹的存在,快要和周围的肌肤融为一体了,只是那一道明显的暗红色始终消退不了,形成视觉上很明显的对比感。

“涂好了吗?”

“好了……”

“那就换手背!”

舒昙把脚利落的收回去,又重新靠在床头,把左手伸到立伟面前,手背正中央那两颗红色的凸点异常明显。更多小说 LTXSDZ.COM

立伟扶住舒昙的手心,将她的手背又凑近些仔细看了看,这两颗红色的小凸点跟随舒昙的资历更深!

连自己也只是听说到,是因为舒昙小时候被蛇咬到才留下的痕迹,后来随着身体渐渐长大,两颗痕迹也慢慢拉开距离,几乎占据了手背的正中,本来凹陷的疤痕也逐渐慢慢凸起出来,后来在舒昙二十年如一日的护理下没有再往周边扩散,如今也有了明显的结晶化,强烈的光线下会反射红光,殷红得有些撩人,让人略显魅惑,就像是镶嵌在手背上的两颗红宝石。

立伟抚住舒昙的手心,轻轻在红宝石上涂抹着,也欣赏着。

这处风景,立伟已经很熟悉了,毕竟每天晚上舒昙护理的时候,自己也经常在身边。这也是立伟最喜欢舒昙这柔荑嫩手的原因,手背上的那对红宝石就像是舒昙积累几十年之功保留给自己的一份异样的惊喜。

“昙儿,还有人夸你这里慢慢变好看了妈?”

“有是有,有人会误以为是胎记,说长得恰到好处……可毕竟是伤痕,我平常也不会主动给人看的……”

“他们夸你是应该的!你这么多年的护理,真的没有白费。”女人,只要对自己用心,那怕是一道永久的伤痕,只要持之以恒呵护着它,也能换来一份别样的精致之美。

立伟涂完后,舒昙的手背就更润滑细腻了,白皙的肌肤与深绽的红宝,一起水润透亮散发着柔和的光泽,极致的色差对比,使白的更纯洁,红的更魅惑!让立伟忍不住凑到嘴边亲了一口!

“哎呀!刚涂好就捣蛋!”舒昙娇嗔一声,就把手伶俐的缩回去了,也没有再责备立伟的意思,反而将另一只手又伸了过来。

“最后一处了,也是第一次涂,交给你了~”她脸上还是笑意盈盈。

“这里……真的也要让我涂吗?”立伟口吃起来,看着舒昙手腕上狰狞的疤痕,心里又不淡定了,把头扭向一旁。

看着立伟突然反感的样子,舒昙渐渐明白,他还是过不了心理关,但必须要让立伟过了这个心理难关!

这也是舒昙今晚如此费尽心力,引导着立伟循序渐进的目的。

“当然要你来了!”舒昙故意说得云淡风轻,不需要用太纠结的情绪来加重立伟的心理反感。

“嘻嘻~丑是丑了点,但她既然在我身上,就和那两处没什么两样,也一样属于你~对吧?别介意,有了两个亲闺女了,认她当干女儿吧!”

这话说得立伟心潮翻涌,已经感动得无需再多言,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他重新抚住舒昙的手,从小瓶里擓起一指护理霜,心中抛却所有杂念,精心给舒昙涂抹着。疤痕虽然狰狞,但舒昙的心却永远是最善的。

舒昙又适时微笑着安慰道,“以后,每天晚上,你都要给我涂,一直涂到它弥合为止,记住了?”

这就有点“山无棱,天地合”的意味了~平淡的话语却表达着永恒的爱意。表面上是对立伟的期待,实际上却是在表达自己对男人的忠贞。

立伟不能再淡定了,他紧紧握住舒昙的手,激动的用力摇晃起来,急切地说到,“昙儿,你信我!我们以后试试激光刀,我愿意想尽所有办法,哪怕费尽我所有的力气,也要让你这里重新变美!”

“我信你!立伟,我信你!但你要习惯现在的我,毕竟她已经存在了……我们以后慢慢来好吗~?”舒昙敞开心怀,殷切地安抚着立伟。

“好!你信我!我一定会做到的!”立伟停下了摇晃,但还是没有松开舒昙的手。

舒昙禁不住小声说道,“你那么斯文的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粗野过。”

“哦?我…我确实有点失态了,昙儿,你怪我吧~”立伟也在平复着怏怏的心情。

舒昙从立伟手里接过护理霜,拧上盖子,仍然平静的说着,“有什么可怪的?今天你的任务完成了,明天继续~”

一次,两次,三次,……,无数次……,他迟早会习惯的,心理也就放下了,舒昙侧身躺下,心里暗忖着。

她平静的基调让立伟也不得不省静下来,应承了一声“哦~”

“好了老公,关灯睡吧~明天可是我病休第一天上班~”

灯关掉了,床上两人,在昏暗中默默无言……

………………

………

翌日,早上9点。

紫菡屋里传出阵阵钢琴声,而立伟静静坐在客厅,指导着京远做家务。

京远走来走去扫着地,嘴上也没闲着,伴着钢琴声,慢慢的和立伟聊着,“叔,阳台上的几株昙花,看上去不错啊!”

“是吧,你昙姨养的,其中一盆是从你那抱来的,熟悉吗?”

“我早看见了,它来这,算是来对了地方,跟对了人。”

“</font></font>呵呵,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

立伟不经意的笑了笑,看着京远还在盯着他的那盆昙花看。

“叔,你知道吗?现在有一种昙花,不只是花期在夏秋最热的这几个月开花了,只要保养得当,一年四季都可以开花!”

“哦?是吗?我还是没见过~”

“嘿嘿~我这盆就是!”京远得意的笑了笑,继续说到。

“我这个品种,只要昼夜温差足够大,白天放在室外,晚上搬到室内,主动营造温差,她就可以一直开花!”

立伟也疑惑道,“是吗?真有这种?就是麻烦一点,总要早晚来回搬!”

京远把肩一挺,小叹气一声,就像是要传授什么难得的经验似的,“只要能开花就值啊!世人都说昙花一现,能一直让昙花开花也很不容易呢!叔,你说呢!”

</font></font>“你这么说也对,可如果昙花像你说的开花频繁了,这昙花一现的魅力,也就没有更值得欣赏的价值了~” 立伟也说得若有所思。

京远听罢立伟的话,转头看向那盆昙花,虽然白天并不开花,翠绿宽大的叶子也自成一景,他又回过头来看着立伟,笑着说道,“只要是美的东西,就一定会有人爱的!”

“对吧?叔!”

““呵呵~你说是就是吧!你们年轻人理解的美,和我们理解的美,也不一定是相同的东西~”

两人各自笑了笑,欣赏着紫菡的钢琴声,京远继续扫地了。

当京远慢慢扫到立伟轮椅下,立伟正要挪动轮椅,京远又说到。

“叔,我给家里置办个智能扫地机器人吧,我家里就有几个,是品牌方送的,挺好用的~”

立伟又笑笑说,“哦?是吗?这挺好,又能让你偷会儿懒了~”

“</font></font>我不扫地了,不是就更有时间干别的了嘛~好好照顾你呗~”京远讨好地说到。

“哦对了,你们卧室床底下四周的地板上,铺块地毯吧,要厚一些扎实一些的,可以吸尘,也可以防噪音,更有利于睡眠~”

“还有床头灯,也可以改成体感交互的,背光灯带不刺眼,只要起夜下床,就可以自动亮,很人性化的,很适合现在行动不便的你~”

立伟听京远这么热情的说了这么一大堆,还真有点盛情难却,但又怕麻烦,不敢让京远放手去干。

“你说的都挺好,就是有点太麻烦了,我动不了,你也在恢复中,紫菡一个人也打理不过来……”

京远把扫把放在一边,靠在立伟轮椅边上得意的说着,“叔,这你就别担心了,我往我爸公司打几个电话,这些事都能马上办了~”

“这~这多不好意思啊?”立伟有点惶恐,由衷推却着。

“没事!老赵要知道你亲自跟他开口,他高兴还来不及呢!叔,你就等着在家享受吧!”

京远随即打通了电话。

………………

…………

一个小时后。

京远欢快的呼唤着紫菡,“紫菡,出来看看!”

屋里的钢琴声忽然停下,紫菡欢快的跑出来一看,欣喜的叫道,“哎呦呦~扫地机器人欸!!”

京远摆弄着机器人,得意的对紫菡说,“来,你起个名字!交给你了!”说完,就带着安装人员去屋里安排铺地毯去了。

紫菡傲娇的说着,“我屋里也要铺地毯,要全铺!要最软的!”

“放心!都有!现铺现割,客厅沙发底下也有!”

“哈哈哈!爸!这回你知道京远住在咱家里的好处了吧!你啥都甭管,就坐着好好康复就行了!”

立伟难得让孩子这么伺候过,看着京远和一群年龄差不多大的安装人员用心忙碌着,此刻笑得也很开心,“别得意了,赶紧给机器人起名吧!交给你了!”

紫菡把手机拿出来,与机器人连接上了,正要输入名字,忽然灵机一动,坏笑起来。

“起好了吗?”立伟问着。

“嘿嘿~起好了!”

“那你赶紧试试!看看行不行?”

紫菡一直在坏笑,“嘻嘻嘻~不着急,等京远过来再试!有他好玩的!”

等了一会儿,京远带着安装人员出来了,也问着紫菡,“起好名字了么?”

地址发布邮箱:Ltxsba@gmail.com 发送任意邮件即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本站必读
新书推荐: 凌辱母上事记 爸爸的骚母狗 肉体被同学使用的中介美母 碧蓝航线之牛气冲天 紫青双娇 欺心异录 警花韩阳阳裸体调教记 魔女的故事 【二战】腹中蝴蝶〔年龄差、1V1、粗暴sex〕 做她的猫